如果只剩下搜索引擎百度還是什么?
百度 搜索引擎
作者: 業界風云匯
2020-04-17 13:07:26
[ 聞蜂導讀 ] 互聯網公司被約談整改時常發生,百度就是之一。

4月7日,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指導北京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,針對百度APP多個頻道存在嚴重違規問題,嚴肅約談百度公司負責人,要求立即停止違規行為。百度APP推薦頻道、圖片頻道、視頻頻道、財經頻道、科技頻道自4月8日上午9時起暫停更新,清理違規內容,開展深入整改。

百度App在其公開回應中稱,“將嚴格落實管理要求,切實履行主體責任,全面加強網站管理,積極營造清朗空間,努力為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。”

多個頻道違規,使百度再度陷入困境。搜索引擎廣告作為百度的主要營收,也面臨增長瓶頸,且被飽受詬病。

談到搜索引擎,可以說它既是百度成功的原因,也是其走向衰落的根源。

文/火火(業界風云匯)

難看的財報

想要了解一個上市公司的基本面,看財報便知。財報靚麗,營收和凈利潤同時保持高速增長,說明被資本市場所看好,反之則被看衰。

最新發布的財報顯示,百度2019財年全年營收為1074.13億元,同比增長5.02%,凈利潤為20.57億元,同比大跌92.54%。

這樣的財報,對于互聯網公司來說,是比較難看的。

核心業務方面,百度2019年全年核心業務營收為797億元,同比增長2%;營收成本方面,百度2019年全年營收成本629億元,同比增長21%。成本支出居高不下,換來的卻是核心業務營收微弱增長。

如果只剩下搜索引擎 百度還是什么?

翻看百度2012-2019年的財報,營收方面,雖然是連續第二次破1000億元,但同比增速僅為5%,創近8年的新低。而且百度自2016年以來營收增速開始大幅放緩,連續4年低于25%。

凈利潤方面,2019年僅為20.57億元,相比上一年的275.73億來說,跌幅超過90%,簡直是暴跌。這也是近8年以來,百度首次凈利潤不足100億元。

從收入結構來看,在線廣告依然是百度的“現金牛”。2019年,百度在線廣告收入為781億元,占營收比重的72.7%。

財報可以看出,一方面,百度的營收過于依賴在線廣告,主要是指搜索引擎廣告業務。另一方面,搜索引擎業務的凈利潤也在大幅下滑。

反應在資本市場,百度股價近幾年大跌,特別是2018年以來一路下滑,已經不被投資人看好。

截至美東時間2020年4月14日收盤,百度股價為100.92美元,市值349億美元,不及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十分之一。

與此同時,百度市值已經被京東、美團超越,也不及近兩年興起的拼多多。

成敗皆因搜索引擎

百度是一家主要經營搜索引擎服務的互聯網公司,公司業務范圍覆蓋了搜索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大數據等方面。

盡管百度的定位不僅僅是中文搜索引擎,但在許多用戶心中,它就是一個搜索引擎公司,而不是其他。

回顧百度的歷史,不難發現其成功與衰敗的主要原因都是搜索引擎。

百度于20001年1月創立于北京中關村。那時候,國內互聯網還處于萌芽階段,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主要是電視、廣播、報紙等媒介。而美國已經處于高速發展期,用戶可以通過網絡搜索獲取信息,李彥宏看到這一機遇便選擇回國創業。

創業之初,百度將“讓人們最平等、便捷地獲取信息,找到所求”作為自己的使命,成立以來,公司“以用戶為導向”,堅持技術創新,為用戶提供“簡單,可依賴”的互聯網搜索產品及服務。以網絡搜索引擎為主的功能性搜索成為公司的主要業務。

由于10多年前,人們在網上獲取信息的方式主要靠搜索引擎,用戶數量大增,助長了百度搜索引擎業務的爆發式增長。以至于有這么一句話形容百度的成功:“外事不懂問谷歌,內事不懂問百度”。

如果只剩下搜索引擎 百度還是什么?

但物極必反。往往一個企業登上頂峰,可以傲視群雄的時候,也可能面臨著最大的危險。

2009年底,蘋果手機進入中國,隨后微博、微信等可用于移動端的APP相繼誕生。加上網速的提高,以及信息的過載,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逐漸由主動通過搜索引擎搜尋,到被動接受APP資訊推送。

與此同時,中國的互聯網漸漸從PC端轉向移動端。百度因為轉型遲緩,錯過了移動互聯網早期高速發展的紅利。網絡用戶也逐漸轉向手機APP,隨之而來的是企業廣告投放也轉移到移動端,PC端搜索引擎廣告承壓。

百度正式由勝轉衰的導火索是,發生在2016年的“魏則西事件”。緊接著關于百度上存在的醫療廣告、垃圾廣告,黃色信息等問題層出不窮。之后,百度搜索引擎業務的詬病多次被媒體報道,被相關機構約談整改,違規問題屢次再犯,始終未能洗脫外界的質疑聲。

當然,百度也在不斷地嘗試除了搜索引擎之外的其他業務。

2019年,百度高級副總裁沈抖開始負責搜索公司用戶產品,試圖帶領團隊發揮“搜索和信息流”雙引擎的優勢,打造“一超多強”的移動產品矩陣。并在年初拿下了央視春晚2019年紅包贊助,春晚直播期間,全球觀眾參與百度APP紅包互動活動次數達208億次。

盡管春節紅包活動提高了百度旗下APP的下載量和流量,但是事后關于百度的吐槽也不斷,紅包金額過低、提現有門檻等。導致用戶的留存度低,罵聲一片。

此外,百度在2019年也在開展對外合作與投資布局。百度與中國電信、東軟集團、海爾、銀川市政府等,分別在5G、醫療健康、人工智能、自動駕駛等方面開展合作。

不過這些方面,由于前期都需要投資,且周期長,回報率充滿不確定性。

雖然百度曾經將戰略目標轉向人工智能,甚至喊出“ALL in AI”的口號,但是也并未濺起多大的浪花。原因主要是人工智能太燒錢,需要長期投入,短期內難盈利,回報周期長。

而且百度本身的營收大部分來自于搜索引擎廣告,人工智能戰略的投入需要廣告收入來補給。這就導致百度不能失去搜索引擎廣告。在面臨自身造血能力有限,外部競爭壓力大的情況下,人工智能戰略很難集公司大部分的財力和人力去投入。ALL in AI便只是一個口號而已。

有業內人士表示:“百度始終難以擺脫公司主要靠搜索引擎廣告的帽子,而人工智能戰略也是有心無力。百度喊口號,或是為了轉移人們的視線,讓外界看到它在向AI轉型,并給資本市場吹一個泡泡而已,實際上轉型成功的幾率微乎其微。”

搜索引擎還能走多遠?

2019年財報中,百度在線廣告雖然營收還在微微增長,但利潤已經大幅減少。這意味著搜索引擎廣告的收入趨減。

一方面,公司在線廣告業務的增長瓶頸難以突破。

2019年5月17日,百度搜索公司宣布轉型為移動生態事業群,百度搜索業務的掌舵人向海龍離職。同時,百度公布了當年第一季度財報,自從上市以來首次虧損。

如果按照2019年財報走勢,可能不久后,搜索引擎廣告會陷入負增長的局面。

另一方面,隨著政策監管變嚴,用戶轉向短視頻平臺,百度搜索引擎廣告業務岌岌可危。

當搜索引擎業務開始下滑,而其他業務不足以支撐起百度的營收及發展,它就徹底成為了“過去的英雄,現在的失敗者”。

百度在搜索引擎領域抱守殘缺,至少是一個不算很壞的戰略。但如果失去搜索引擎,百度就真的成為了被用戶逐漸遺忘的企業。

雖然百度在不斷地布局人工智能、5G、在線醫療、自助駕駛等新型領域,但是這些方面目前并沒有一個特別優質的、能夠為公司創造穩定現金流的項目或產品。

或許對百度來說,現階段要做的是在這些領域里,重新規劃公司戰略,確定優先級,大力投入人力、物力、資金等,重磅打造爆品,再各個擊破,多點開花。然后,全球布局,不僅僅局限于做一個“本土”企業。

如果只剩下搜索引擎 百度還是什么?

而同為靠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,在企業戰略層面要高于百度,成為了一家具有國際視野,有多個爆品的公司。例如,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Android成為除蘋果外,全球大部分手機廠商都必須需要使用的操作系統;YouTube成為全球最大的視頻網站之一,支持多種語言,許多國家人民都在使用。

2019年,谷歌仍然繼續前進。谷歌擁有的從美國洛杉磯,通往智利瓦爾帕萊索海底光纜,已成功安裝并調試;上線數字健康主頁(Digital Wellbeing),并在諸多產品中,添加了提升數字化幸福感的工具等。這些已經上升到了全球戰略和國際視野。

反應在公司市值方面,谷歌為8600多億美金,百度市值349億美元,只占前者的4%,兩者相差甚遠。

不可否認,百度是有技術積累的公司,只要技術不倒,找準方向,快速前進,也不是沒有可能再度與阿里巴巴、騰訊位列同一陣營,甚至和谷歌齊頭并進。

對于百度而言,前路荊棘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更多關注微信公眾號:jiuwenwang

  • 劉曠的頭像

    劉曠

    購團邦資訊網創始人

  • 馮耀宗的頭像

    馮耀宗

    IT評論者、互聯網觀察員、SEO專家

  • 盧松松的頭像

    盧松松

    百強自媒體、IT博客50強、創業者

  • 康斯坦丁的頭像

    康斯坦丁

    知名IT評論人,科幻星系創建人,多家知名媒體及企業特邀顧問專家

  • 王雪華的頭像

    王雪華

    RUN媒體創始人

  • 月光博客的頭像

    月光博客

    知名IT獨立博客作者龍威廉


  • 驗證碼: 看不清?點擊更換 看不清? 點擊更換
  • 意見反饋
    意見反饋
    返回頂部
    财神捕鱼爆财神技巧